2018年12月22日

谁是最讨厌的人

作者 wf

1

那个怼天怼地的鹅,终于从曼联下课,球迷欢呼:天亮了。

鹅作为“特殊的一个”,从来都是非常争议。有很多人喜欢他,也有很多人讨厌他。

鹅的嘴巴从来都不讨人喜欢,不管理糙不糙,反正他的话很糙,实在让人讨厌。为什么还那么多人喜欢他?

对于竞争激烈的顶端足球而言,只要取得胜利获得好成绩,就可以为所欲为。

鹅曾经取得过很好的成绩,加上独特的个性,所以很多人喜欢他。

2018-2019赛季以来,鹅带曼联的成绩可谓惨不忍睹,可鹅却怼球队管理层、怼球员、怼对手、怼赛程,抱怨这个抱怨哪个,球队胜利了就是自己的功劳,球队失利了就是别人的原因,俨然一副不粘锅的样子。队伍人心散了,不好带了。

所以鹅被曼联炒鱿鱼很正常。

只有偏执狂才可以成功,偏执狂自身有争议的地方,有多少人喜欢他,就有多少人讨厌他,成功时候无数人为他欢呼,暂时失败或一时失利时,没有了成功光环的掩盖,遭人讨厌的地方就会被无限放大,成为最讨厌的人。

2

长头发的费莱尼踢球时常常被对手拉头发,有一天,费莱尼也学会了拉对手的头发。

多年前,C罗精彩的世界波入球被处于越位位置的队友纳尼碰了一下导致入球无效,C罗怒斥纳尼愚蠢。直到有一天,C罗队友迪巴拉的远射入球,被处于越位位置的C罗碰了一下导致入球无效。我们对别人犯错不宽容,直到自己犯了同样的错,我们能要求别人对自己宽容吗?

事实上,我们难免活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可还是继续吸烟。香烟盒上“吸烟可引致阳萎”的警告,看多了完全没感觉,想吸烟时还是吸烟。

知道垃圾食品不好,知道应该营养均衡,可就是胡乱吃一通。

知道锻炼身体有益健康,可一坐下来就懒得动了。

知道不要过分依赖电子产品,电子产品应该是工具而不是玩具,却常常被电子产品消磨掉了时间。

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喜欢这个样子,so what?

可曾想起最初的梦想?可曾想起自己曾经吹过的牛?

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爱咋过咋过,一般日子的生活也无所谓。who care? 除了那些曾经对你满怀期待的人。

3

克伦克家族是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老板,却是阿森纳球迷最讨厌的人,因为克伦克家族只想着从阿森纳赚钱,几乎没有为阿森纳投钱,是阿森纳的吸血鬼。

克伦克家族的拥有多个球队,包含美职篮的丹佛掘金队、北美冰球职业联赛的科罗拉多雪崩队、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的洛杉矶公羊队以及大联盟球队科罗拉多急流。这几家球队有共同的特点:球队成绩过得去,投入不高,利润丰厚。

可见,克伦克家族对体育俱乐部的定位非常清晰:追求的主要目标不是冠军,而是利润。为保证利润,成绩一定要过得去,但拒绝为了更好的成绩而投入更大的资本。追求利润时如果可以顺便拿一两个冠军就更好了。

阿森纳球迷的目标自然是冠军和荣誉,抠门老板的经营下,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已经多年没有冠军了。

克伦克家族无所谓球迷对自己的讨厌,坚持利润第一的理念,风雨不动安如山。

阿森纳球迷对最讨厌的人无可奈何。

阿森纳球迷细想,许多球迷当年喜欢喜欢阿森纳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温格教练早年时候阿森纳华丽的场面,以及很好的成绩。

目前金元足球下,许多球队疯狂的投入,竞争激烈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冠军只有一个,投入高不代表成绩好,有许多投入更很成绩却很差的球队。现在阿森纳虽然与冠军基本无缘,但成绩中上,常常提出漂亮的足球。阿森纳球迷尚有苟且的幸福,继续坚持阿森纳的球迷吧。

2018-2019赛季,阿森纳舍弃了执教多年的温格教练,新的主教练是被称为欧洲次级联赛欧联杯盟主的埃梅里,可见克伦克家族对阿森纳的目标依然不是冠军。埃梅里带队以来,成绩基本符合要求,多场比赛场面挺好看。埃梅里不是最好的教练,却是目前最适合阿森纳的教练。

承认现实,接受现实,哪怕现实是如此讨厌。

认清自己,合适定位,用理性的思维压过感性的讨厌,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却是正确的做法。

4

熊孩子不是最讨厌的人吗?

看看熊孩子的表演:

熊孩子让你寝食难安,熊孩子把你家搞得乱七八糟,熊孩子气愤不已无可奈何。

还有更夸张的熊孩子:

辅导孩子作业时简直想杀人:

熊孩子恶魔的讨债鬼,孩子是上帝的礼物。

试想工作让人烦躁不安无比厌烦恨不得跳离人间。回到家门口,马上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挤出笑容走进家门跟小孩打招呼。孩子银铃一般的笑声,让人感觉从人间到了天堂。

讨厌的熊孩子,会变成成长的希望。

5

谁是最讨厌的人呢?

“最讨厌”或许因为失去了光环,但不可否认曾有过光环。

“最讨厌”或许因为情急之下失去了感同身受,或许在于对过去过于在乎的纠正。

“最讨厌”或许因为曾有过深爱,直至爱之深恨之切。

“最讨厌”或许就是恨铁不成钢,是爱的交流。

你讨厌、或者不讨厌它,它就在那里,不痛不痒。

化讨厌为力量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上一篇:春三十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