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4日

我的感情生活确实非常丧

作者 wf

房子要装修,大雄给我找了设计师跟施工队,最后还是决定不要他的人来弄。因为装修太容易吵架了,我不想吵架,多一句话我都不想说。天气很热,我出气进气都很困难,没有力气吵架。我出钱,我说了算。但是最后我非常悲伤地发现,就算我是王,我也一点都不快乐。我们结婚时装修房子,手拉着手去买餐桌,订窗帘,买花瓶,买地垫,买碗,买菜板,买刀具,我还记得很清楚,我们向每一个客人展示我们昂贵的刀具,说它有多么锋利好使。我们买碗的时候他说买这套,别人都叫他熊熊,这套碗上面画的是熊。回到家里我发现那是猪不是熊,我笑了他很久。那些对生活充满希望和活力的日子,就像昨天一样。可现在我什么都懒得弄了,给我一个狗窝我都能住,买房子纯粹是想让我爸妈住得舒心一点。我发现别的我也什么都不追求了,我年轻的时候看到别人背一个包包几万块钱,我口水吞得咕咚咕咚的,现在我完全不关心这些。我意志消沉,吃,喝,睡,只求生活简化成一张白纸。

因为大雄的生意在离武汉城区大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不堵车的情况下),所以我们一直处于半分居状态。他跟他妈住,我跟我妈住。过年时撕了一逼,今年基本上就处于全分居状态。我知道有很多原因在我身上,我脾气越来越坏,我实在是无法掩饰我对他很多问题的不屑一顾,我也没有动力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让他在夸我好看的时候显得不那么虚情假意。每次想撕逼的时候我都鼓励自己做一个好人,让自己对得起爱一个人的坚定。可是我们真的都变心了,这种变心并不是因为彼此都爱上了别人,而是我们都失去了爱任何一个人的动力。我们都是谈过无数次恋爱的人,我们一想到换谁最终也是如此,就懒得换了。我们既不爱,也不恨,不埋怨,也不痛苦。我们只是消沉地相处着。有时候喝了酒,我会问一些很傻逼的问题寻找一点爱情的碎屑。比如我问他,你在外面不是很能打吗,你为什么不打我?他说我为什么要打你?我说因为我骂起人来就是一个泼妇。他说,那我也不会打你。

就是这样,有这么好的机会,可是他连情话都懒得说。

他是一个在外面打架被抓到派出所还当着警察的面继续打的人,几乎所有的问题都用蛮力解决,比如有一次走路上一辆出租三番五次别他的车,他二话不说把人逼停把司机拖出来就打。非常有电影风(当然这是非常不值得提倡的)。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他甚至都没有给我说过一句重话。

打外人不打我就是爱吗,我感觉不出来。我都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爱了,我只知道什么是不爱。人到中年挺可悲,上次我有个朋友说,她爸去世半年之内她都情绪非常不好,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莫名哭起来,哭得吸鼻涕,她老公不可能听不到,但是她老公开始打呼噜。

然后她就出轨了。

这种感受我特别理解。虽然我不主张以出轨来解决感情问题,但是我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能给她脆弱的小心灵以抚慰。我自己不想出轨吗,想啊,我找不到合适的你知道吗,我比她更可悲。勾搭我的我蔑视,能让我勾搭的还没有出现。就算出现了,我想想我这生完孩子的花肚皮,我得鼓起多大勇气才敢脱衣服。而且我总是把感情看得太消极,我一想到出轨其实就是两个无聊的人相互安慰一下精神和肉体,然后一碰到实际问题就撕逼,我觉得还不如就这么邋遢地混着,再过十年就踏马的绝经了,啥事儿也不想了。

大雄有没有出过轨我也不知道,我完全不关心,我有一次翻自己的微博,发现我在七年前就渴望他出轨,因为我觉得自己满足不了他的精神世界,他不开心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我真是先进得很。

有很多粉丝能从我写稿子的只言片语中感到我的感情生活过得并不好。她们说很为我操心。操啥子心啊,混得下去就混,混不下去就自己一个人混,没啥区别。

前几天我们一起带娃到迪士尼去玩,我们前年去过一次,是大年初三,我们仨排队排了一个半小时才进去,一个项目都没玩到就滚回酒店了,然后才知道还有快捷票可以取,我俩就在酒店互相指责对方不做攻略,然后第二天又去玩了一次,仍旧人山人海,玩了俩项目,彻底瘫痪,我们又滚回酒店了,发誓再也不来。今年架不住娃又想来,于是这一次我们提前把所有的攻略都做好,可还是人很多!快捷通道的票在手机上抢,要过几个小时才能取下一次,等你去取下一次的时候根本没有了!又是只玩了两个项目,我被晒得好想死。

我们买的是两日联票,第二天我坚决不肯出去,我要在酒店睡觉。酒店要求上午11点退房,我们是下午5点的火车票,我说我要睡到下午三点半,总台说要加半天房费一千多块钱(出去玩什么都很贵的)。大雄说我浪费钱。他建议我和他们一起一大早退房,行李寄存酒店,再去排队进园,玩到下午三点一起去火车站。我不干,我要睡觉,我要自己出这一千多块钱睡觉。我赌气转账转了两千块钱给他,他赌气收了,然后他自己带娃去玩到了三点回来找我。好了,你看事情本来已经解决得很好,但是他忽然说了一句:“你真是什么都以你自己为中心。”我说:“我不要求你什么都以我为中心已经不错了,我以我自己为中心居然还要遭到指责。”我还骂他只能找一个保姆一样的女人不花他的钱还得胸大屁股圆外加天天跪舔XX才能满足他。他看我生气就也很生气地把两千块钱退给了我。我就更生气地接收了。

其实我知道他生气是因为我不肯去玩很扫兴,但是玩起来真的好累好晒,对我来说根本不快乐,完全就是牺牲。他希望我做出牺牲。我就摆出“老娘有钱”的派头,两个人都不能好好说话,成天除了撕还是撕。我们都知道问题在哪儿,但是婚姻让我们患上了“好好说话就会死”的病。

从上海回来我大姨妈要来,我各种烦,我就把他拖黑了。我们每个月都会相互拖黑一次,比大姨妈还准。拖黑后要说孩子的事情,他就让我妹妹拉群,我妹妹在里面是非常尴尬的存在,每天看我俩在里面发神经,都哭求我她要退群,我勒令她不准退,她一退群我俩又没办法好好说话。至少大家在群里面的时候,我还会说“谢谢”,“好的”,“麻烦了”。在装腔作势中寻找相互鄙视感。我妹一退群就完犊子了,剩下我俩只会对骂。

我爸说,你俩就犟吧,反正一辈子也就那么长,犟着犟着就过去了。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毛病特别多,就读心理学的书。比如刚生完孩子我们的婚姻第一次面临崩塌,我就去考了心理咨询师。现在我没事儿也会看看关于感情关系的心理学。但是一点卵用都没有。高兴的时候我头脑清晰,知道如果自己不好好经营家庭可能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这种无望里,毕竟,事实上,大雄也没有那么糟糕,我们也有甜蜜的时候,比如去年我们逛街时我看中了一套钻石耳钉我没舍得买,第二天他就悄悄买下送我,可我还是没有幸福感,要知道子鱼送了我一个包包我都幸福了半年。所以我认为我必须要进行心理建设。有些大师的书看完后我也会被打一下鸡血,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婚姻幸福的诀窍。但是当我一见到大雄,真的只要一见面,所有的理论都飞天边儿去了,一言不合我就想一巴掌把他bia飞。

我常常对大雄说,婚姻是反人性的。如果我们两个是情人,一定非常幸福。可是结了婚,总觉得对方做这是应该的,做那是应该的,那就完球了。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已把惊喜都用完,把阈值提得太高,现在就是横竖瞎混。很多读者对我的婚姻要求很高,似乎做为一个写感情故事的人有义务把自己过得特别漂亮,她们鼓励我:走出来!走出来!你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拥有更开阔的天地!算了吧,我自身的问题不解决,再开阔的天地都是属于别人的。

如果你要问,那你为什么不赶紧解决自身问题。那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考上哈佛,你为什么不好好工作当上老总,你为什么不混成个高官光耀门楣?

懒惰和平庸的一生,也是一生。没啥可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