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日

尧舜的禅让是撂担子吗

作者 wf

1
韩非子的《五蠹》说到,尧舜时代,生产力非常低下,衣食住行都非常困难,作为首领的尧舜自身待遇非常一般,克己奉公带领群众辛劳地干活。尧舜的禅让,只是为了摆脱繁重的苦劳罢了,说白了,就是撂担子,不值得推崇赞美。“夫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古传天下而不足多也。”
《五蠹》全篇说得最多的是古今社会的巨大差异,指出不应以古时候的眼光看今天的事物,因为世界是发展的。那么反过来,能否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古时候的事物吗?古往今来,虽然大多数多事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也有部分东西都是通用的,譬如人性,或者曰兽性,从古至今都是那个鸟样。
“民之政计,皆就安利如辟危穷”,自古至今人们都是趋利避害,这是人性的共性。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说的是人性的共性,人性都是有追求的,人性最低层次的追求近乎兽性,就是解决生理需求。在基本的生活资料解决之后,再解决生命生活安全的需求,然后是社交需求、被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韩非子认为尧舜时代的物质生活极差,甚至不如韩非子时代的看门奴仆甚至奴隶。让我以上帝视角,用如今2018年的物质生活对比2000多年前韩非子时代的物质生活,韩非子的物质生活未必比得上现代人的物质生活吧,那么现代人就可以认为韩非子的物质生活是受苦吗?这样的想法当然不对。幸福感不是来源于不同时代的纵向对比,而是来源于相同时代与他人的横向对比。以今论古可以认为远古时代的尧舜非常劳苦,以古论古则可以认为尧舜时代的其他民众更加劳苦。尧舜在他们时代是具有幸福感的。
人性的追求从低层次到高层次,在任何时代,“成为首领”都是高层次的追求。
在许多的公司和工厂里,有一些极少人数的生产小组或部门,小组长或部门主管的待遇比其他成员高不了多少,甚至完全无差异,小组长或部门主管却要比其他成员承担更多的责任,于是许多成员都不愿意担任小组长或部门主管,美其名曰“淡泊明志”。其实只不过是对比之下性价比不高,所以才退而求其次而已。
尧舜的禅让不是撂担子。

2
人性有共性自然就有个性,个性不能以大部分人相同的个性来简单而论。
王愿坚《党费》的老党员临死前不忘交党费,我曾经认为太不可信了。直到有一次我去探望一个老党员,老党员一见到组织人员就叫嚷着要交党费。生活中真的存在这样思想境界的人,不可思议却是真实的。
激情燃烧年代里人们的疯狂思想是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无法想象的,然而却是真实的。只有疯狂过,才能更加深刻地认识世界无数的千姿百态的人。
伟人之所以是伟人,是因为非同一般的胸襟。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处省去XX文字)
七一之际,想起曾经历经坎坷、风雨兼程,流血流泪地拨开历史迷雾,开创人类5000年历史中发展最快的今日辉煌。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