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十面埋伏(上)

作者 wf

1
萧云来打儿子了。
儿子小强即将五年级了,刚放暑假时,每天都很乖,按着计划表起床、看书、作业、练琴,但这两天却懒懒散散的,只顾上网和玩游戏,叫也不听还顶嘴,脾气臭得很。
大概是因为前两天萧云来和老婆陆伶仙吵架的影响。萧云来记不起为什么和陆伶仙吵架了,貌似那天吃完饭后,陆伶仙洗碗时,萧云来说饭桌没有完全擦干净,陆伶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打烂了一个碗,萧云来就冲进厨房摔了一个碗,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大概中年夫妻都有失语症,夫妻间基本互不说话,即使商量事情时,也忍不住声调提高几分,商量就变成了吵架,然后互不相让。
那天小强看着父母吵架,无声地躲进房间。
萧云来对小强很愧疚,找小强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爸爸和妈妈的想法不一样,你要按着你的轨迹生活和学习。
小强淡淡地“好”了一声,然后连续几天都懒懒散散的。
小强要参加晚会表演吉他独奏《雨滴》,萧云来敦促着小强练琴,小强很抵触,心不在焉地弹错了好多,萧云来吼:“你就不能专心点吗?”小强一下子把吉他推开,说:“我不想去表演!”萧云来高八度音:“把琴捡起来!”小强向吉他踢了一脚。萧云来一下子暴怒,往小强屁股打了两下。小强倔强地跑到阳台。
萧云来马上后悔了,萧云来一直觉得不应该打孩子,因为他的大老粗同事老唐说他从来没有打过他的儿子小唐,小唐是个淘气不省心的人,大老粗的老唐能忍住不打孩子,萧云来觉得自己也能做到不打孩子。但这次萧云来却忍不住了,第一次打了儿子,怎么破戒了呢?
晚会快开始了,小强倔强地说:“我不想参加晚会表演。”萧云来一下子发怒:“你不想去也要去!”小强想逃跑进房间,萧云来一把捉住小强,将他拉出门。小强要踢人,萧云来直接把小强拖下楼。小强一路哭着,陆伶仙无语地跟着。
到了晚会现场,小强不得已平静下来,萧云来说:“你长大了,要弄明白除了你自己想做的事情,还要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晚会的第一个节目是琵琶曲《十面埋伏》,这首描写楚汉相争的音乐里,有人听到了刘邦欢呼胜利,有人听到了项羽悲壮自刎。中年危机的萧云来听着萧煞的乐曲,感受着苍凉。
萧云来看到小强安静地看着表演,忍不住说:“平静就对了,保持平静才能完全施展自己的本领。”萧云来又补充了一句:“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小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轮到小强表演了,萧云来大声地鼓励儿子,小强表演时的节奏没有控制好、弹错了几个音,效果不是很好,但萧云来和陆伶仙都觉得很高兴,夫妻俩甚至不经意地牵起了手。

2
萧云来趁小强不注意,翻看了他的日记。不看不知道,这个小鬼居然开始暗恋了。
小强在日记里说,前排的小莉在运动会的400米里跑了第一,小强看到小莉的胸脯长出了两团肉,跟妈妈一样,觉得小莉很漂亮。
小强日记里写:“前天爸爸跟我说: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胸有惊雷就是说小莉胸脯长出的两团肉吧,面如平湖就是说小莉的脸蛋很好看,上将军就是母上大人母老虎的意思吧,老虎是森林之王,所以叫上将军。爸爸的意思就是说漂亮的小莉可以做老婆。我真是太高兴了。”
萧云来又好气好笑,偷偷地把小强的日记给陆伶仙看。夫妻难得达成共识:小孩子发育阶段对异性的爱慕很正常,注意引导而不要打压。

3
萧云来出差x城,想起了在当地的师妹娴子,多年不联系了,于是给娴子发了信息。
娴子很快回信息了,萧云来和娴子发着信息聊天。
萧云来向娴子说起儿子小强暗恋的故事,觉得很好笑,却发现娴子好像无动于衷,想起娴子的初恋好像挺曲折的,于是说:“弱弱地问一下,你有小孩了吗?”娴子回复了一个笑脸说:“还没有小孩呢。”萧云来尴尬起来,娴子说:“太久没有联系了,明天我们见个面吧。”
萧云来和娴子在一间清吧里见面,娴子已经是一个成熟女人的味道了。
萧云来才知道,娴子一直未结婚。娴子说初恋不懂爱,很受伤,第二次恋爱却是异地恋,没有结果,于是一直单身了差不多10年。
萧云来想:曾经沧海难为水,感情细腻的人不容易走出自己的牢笼。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但爱是要相互给予的。单身太久的人,不肯轻易付出自己的爱,于是也难以要求别人给予爱,单身越久越难找到合适的对象。
娴子说:我现在跟父母一起住,我爸爸肝癌晚期,身体很差,我要照顾他。
萧云来想起第一次见到娴子,娴子爸爸陪娴子大学入学报到,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了。萧云来记得娴子的爸爸很和蔼可亲,但现在却遭受病魔的折磨。
娴子淡淡地说,现在我父母对我的单身已经无所谓了。
清吧的歌手正在唱着《怀念青春》,萧云来和娴子举起饮料的杯子碰了一下,都是梦碎的声音。萧云来想起青春时物质方面一无所有,但有壮怀激烈的理想、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和希望、有不惧未来的信心。如今虽然有房子车子票子,但需要照顾老婆孩子还有父母,总觉得没有安全感,总是忧虑。以前听到《十面埋伏》,总是为刘邦的胜利喝彩,现在听到《十面埋伏》,想的却是自己生活危机重重如同陷入十面埋伏。
娴子送萧云来返回宾馆,路过一个小区,娴子说:异地恋时我在这小区买了一套房,他却死活不肯过来这城市。分手后,我把这房子卖掉了。现在的房价比我卖时涨了3倍多。
萧云来苦笑着说:保持平常心吧。萧云来心里想:去他妈的平常心。
娴子说,我想过去他的城市,他说会影响我的生活质量。这10多年我一直保持单身跟父母住一起,才发现,无条件地对自己好的,只有自己的父母。
萧云来想起父母,庆幸父母双全,而且健康。
萧云来也想起了老婆陆伶仙,想起两人的热恋,两人曾经在温馨的情侣饭店坐在秋千上互相喂饭,曾经在浪漫的西餐厅听着别人弹钢琴,也曾经在吵闹的酒吧一起拉手跳舞,如今两人却陷入了相互讨厌的困境,或许两人应该找个清吧,听听民谣,喝点饮料,轻轻地说说心里话。

4
萧云来和娴子告别后,萧云来想,下一次和娴子见面不知会是何年何月了。
深夜里,萧云来被电话铃声吵醒了,竟然是娴子的电话。
萧云来赶紧接通电话,娴子哭着说:我爸爸刚刚去世了。
萧云来流下眼泪,想起20多年前见到的那个和蔼可亲的家长,竟然去世了。
萧云来想起了外婆,外婆把自己从小带大,外婆在暑假里去世,萧云来开学时见到娴子爸爸。萧云来曾经以为亲爱的外婆跟和蔼可亲的娴子爸爸冥冥中有关系,但这两个人都离开人世了。
“斑驳的夜色在说什么,谁能告诉我如何选择。每当我想起分离时刻,悲伤就逆流成河。”萧云来想起了《逆流成河》。
萧云来赶到娴子家里,娴子妈妈抽泣着,娴子的哥哥姐姐红着眼睛看着娴子娴子抱着萧云来痛哭。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娴子以后只能跟她妈妈相依为命了!
萧云来不忍看娴子爸爸的遗容,向遗体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安慰了娴子和其他家属,然后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