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

俩忘于江湖

作者 wf

1

改变郝大章命运的,是2008年国庆期间中央电视台的创业真人秀节目(好像是《梦想中国》),创业导师马云侃侃而谈,创业者斗志激昂,郝大章看得热血沸腾,他觉得自己的励志故事正开始发生。

其时,郝大章参加工作不久,是一个国企里的新生力量,发展潜力巨大。郝大章在构思着他的奋斗,他觉得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郝大章壮怀激烈的时候,想起刚刚分手的前女友十一,郝大章很愧疚。十一与郝大章拍拖四年多,对郝大章千依百顺地付出一切。十一好多次对郝大章说结婚,但郝大章严重恐惧结婚,他说:“我爱你,我想和你永远一起生活,但我不喜欢结婚的状态,如果你非要结婚,我可以和你领证,但马上离婚,因为我恐惧结婚。”十一伤心地离开了郝大章,郝大章无所谓。

热血沸腾的郝大章悔恨自己没有对十一负责。“我是一个奋斗者,奋斗者何惧背负责任?背负责任可以让我跑得更快。”

其时,十一沉沦在一个炮友之中,郝大章痛定思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已认定承担责任,就不计较吧。”郝大章很容易地追回了十一。

郝大章没有发觉,十一对郝大章以前千依百顺的心有所动摇了。十一对郝大章曾经抛弃过自己恨恨不已,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说的是成功事业的回头浪子,郝大章还是一个屌丝,现在说浪子回头为时尚早。

十二月的一天,上班期间十一打电话给郝大章说去登记结婚,郝大章毫不犹豫地同意,两人甚至都没有通知家人就完成了登记。

郝大章战胜了恐婚的心理,他兴高采烈地一个一个地告诉每一个高中大学同学,其实他的婚礼在老家举行,他大部分同学都不能参加,但他就要把他突破婚姻的恐惧告诉认识的人。诸位不要误会郝大章是向别人讨结婚红包,这个时候的郝大章如同被洗脑一般,觉得自己应该鄙视世俗,他能创造自己的世界,他满脑子兴奋的都是自己突破了对婚姻的恐惧。

 

2

冲动是魔鬼,爱情的愧疚是婚姻的定时炸弹,家庭不需讲理不必补偿只要讲爱。郝大章是被打了鸡血,鸡血不可持续太久,十一对郝大章有所动摇,以后只会更加动摇。苍天不看好郝大章和十一的婚姻。

大概是因为孩子,摧毁郝大章和十一婚姻。

刚结婚时,十一想生孩子,郝大章却不喜欢孩子。十一苦恼地在公司聚餐时酩酊大醉,郝大章将她接回家后,十一说着醉话:“大章我好爱你,我要为你生孩子,但你却不喜欢孩子,我要怎么办?”郝大章将十一的醉态录像下来,十一又笑又气。

十一疑似意外怀孕时,医院检查后无果要求过几天再来,十一忧心忡忡。由于刚刚买房买车,郝大章的经济非常紧张,向十一借钱说要还房贷了,十一大怒:早知道你不喜欢孩子,我怀孕你不关心我却只是向我要钱?

孩子出生后,十一在家里带孩子,郝大章负责家庭开支。郝大章抱怨十一在家里只顾写作,孩子丢在一旁,家务也不做,煮饭又难吃,十一抱怨郝大章不给家用。其实双方所谓的原因都是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平淡的婚姻生活冷却了郝大章和十一的爱情,婚前分分合合,婚后相对无言,面对孩子双方也懒得沟通,冷暴力不是没有原因的。

2016年五一,郝大章和十一大吵一架,十一摔门而出,郝大章一气之下带着孩子旅游去了。这个导火索让十一决定到其他城市上班,留下郝大章独自带孩子。郝大章一个大男人默默地兼顾上班和接送孩子上学。一天深夜,孩子说不舒服,郝大章带孩子去医院。半路上,孩子突然怎么都不肯去医院一定要回家,郝大章只能返回家。第二天,郝大章看到新闻,昨晚他带孩子去医院半路折回路上的时候,一辆酒驾狂飙的豪车撞到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造成多人伤亡。郝大章冷汗,庆幸孩子坚持不去医院返回家,不然自己和孩子就可能被醉驾车辆撞到。郝大章将怨气归于十一。

2017年春节前,十一辞工返回家。郝大章看到十一带孩子从早上十点喝完茶后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吃东西,郝大章默默地收拾孩子的东西准备带孩子返老家,十一拿出菜刀阻拦,又在郝大章的家庭群里说:“如果郝大章一定要带孩子回老家,我一定杀了他,然后一命换一命。”郝大章只好作罢。次日,郝大章上班后,十一要出差,她没有告诉郝大章就把孩子单独放在家。晚上郝大章还未下班,邻居打电话告诉他,孩子独自在家无人照顾,在阳台上大哭差点要跳下去。郝大章回到乱糟糟的家里,冷冷清清的家里没有一点春节气息,厨房里还丢着不知何时的冷饭残羹,决定连夜送孩子回老家。十一回到家后听邻居说郝大章带孩子回老家了,歇斯底里地拨打郝大章电话无果,愤怒地在郝大章的家庭群里说:“我一定要杀死郝大章,我已经买好刀和毒药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郝大章把孩子送回老家第二天早上独自返回,想起十一说的恨话,听着Two Steps From Hell的《victory》,迷糊间进入电影化:外敌突然侵略,少年未来得及参加任何的训练就被编入伍,稚嫩的新兵们拿起枪清晨里出征抵抗外敌,前途生死未卜。郝大章将音量放到最大,流着泪在高速上狂奔。郝大章战战兢兢地回到家,十一心灰意冷地回去外家了。这一年春节两家人都过得很冷。年初二中午,十一把孩子接回自己家要过夜,郝大章想起十一让自己家里冷清地过年,于是跑到十一家大闹。

闹完后,离婚就提上了日程,郝大章姐姐说先把孩子接去她家,等郝大章和十一事情处理完毕后再带回去。郝大章想起自己独自带孩子时,自己半夜拉肚子时孩子在房间里找不到大人而哭泣,想起孩子是自己和十一共同的目标,凑合着过吧。十一也收敛了一点,郝大章和十一井水不犯河水地继续生活着。

2017年国庆,郝大章对孩子说我们回老家吧,十一怨恨郝大章没有亲口对自己说回去老家,就气愤地对孩子说,如果你跟爸爸回去老家,以后就不要叫我妈妈了。孩子被吓倒,郝大章只好自己独自回去老家。

郝大章决定离婚了,共同财产的房子分割是个问题。高昂房价对爱情的影响不小:要买房结婚的恋人容易望而止步摧毁爱情,只有一套房的夫妻,离婚时难舍对房子进行分割勉强维持残缺的爱。

郝大章想过两人再买一套房,离婚后各人一套,试探着问十一有多少积蓄,十一非常警惕地反问郝大章,郝大章也警惕地拒绝。离婚的事情继续拖着。

2018年初,十一说要买车,郝大章无所谓,反正我不出钱。十一买了车后,郝大章好奇十一有多少钱,偷偷地看看十一经营多年的自媒体有些规模。郝大章想起十一常常数落自己说:“我比你出色,我为什么要被你糟蹋?”大概内心缺乏哪样才炫耀哪样吧。

郝大章和十一再一次大吵后,终于离婚了,房子和孩子都归郝大章,十一带着新车和积蓄离开了。

 

3

郝大章看着十一的自媒体,想起十一能够一直坚持写作,可能达到了一定高度。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励志节目,想起自己曾经打过鸡血后至现在无所长进,记起孩子养过两条金鱼,一天看到它们在亲嘴,走近一看,原来是相濡以沫,但不久这两条鱼就死了。或许相濡以沫是彼此处于困境时候的抱团,在脱离困境可以高飞的时候,相濡以沫不如俩忘于江湖。

幸福的家庭大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幸福的家庭都相亲相爱,不幸的家庭可能因为金钱、冷战、暴力、思想差距……爱之越深恨之越切。

 

4

从前 现在 过去了 再不来

红红 落叶 长埋 尘土内

……

《大话西游》的片尾曲让人落泪,“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许多人一开始都是不懂得爱,在懂得爱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你曾经爱过我,我也曾经爱过你,但为什么没有同时相爱,却同时互相伤害?

————END ————

欢迎关注“不是微风”公众号:


欢迎加我微信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