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2日

不想见的人、不愿提的事,随时间变成灰烬

作者 wf

(音乐:挚爱)
武侠小说被誉为是“成年人的童话”。所谓童话,就是根据儿童的心理特点和心理需求,通过丰富的幻想、通过夸张的手法来塑造鲜明的形象,以曲折的情节和浅显的语言反映生活,引起儿童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
王家卫导演的《东邪西毒》,借用了金庸武侠小说的人物名字,用王家卫式的电影语言讲述了一个具有古龙风格的江湖爱情故事,描写了几对男女错综复杂的爱恨缠绵,通过光影、配乐、剪辑,唤起人们对爱情的思索。《东邪西毒》中,爱情的成分远大于武侠的成分,不能算作严格意义的武侠电影,但不失为一个“成年人的童话”。

1王家卫式江湖
(音乐:杀手生涯)
江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快意恩仇和儿女情长,快意恩仇体现于金庸的原著中,王家卫《东邪西毒》着重描述了儿女情长。
《东邪西毒》的儿女情长体现在几对痴男怨女:
张国荣饰演的欧阳锋与张曼玉饰演的“大嫂”,年轻时互相倾心,欧阳锋自恃“大嫂”对自己的爱,而对“大嫂”表现出爱理不理,“大嫂”负气之下嫁给了欧阳锋的哥哥,成为欧阳锋名副其实的大嫂,欧阳锋于是自我放逐去了沙漠,做起了人头买卖。
梁家辉饰演的黄药师一直喜欢着大嫂,却爱而不得,于是默默地做起欧阳锋与大嫂的信息传递员。
梁朝伟饰演的盲侠和黄药师本来是好朋友,盲侠与刘嘉玲饰演的桃花成亲时邀请黄药师参加婚礼,不想桃花却爱上了黄药师,盲侠自我放逐离开家乡后,又想返回故乡见一见妻子桃花。
林青霞饰演的慕容嫣被黄药师迷倒,产生了人格分裂,一会变成男人的慕容燕想杀调黄药师,一会变成女人的慕容嫣想杀调阻止自己追求爱情的慕容燕。
(音乐:情欲流转)
张学友饰演的洪七,一开始羞于带老婆闯荡江湖,后来终于想通了,谁说不能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呢,事在人为而已。
杨采妮饰演的孤女一心想为弟弟报仇,但拒绝牺牲自己的色相,按情节发展的话,必然是刚烈的爱情。
“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去和她在一起”?欧阳锋问过洪七,黄药师问过大嫂,孤女问过盲武士。
王家卫式江湖将儿女情长写得特别深刻,在于将“相爱”不等同于“在一起”,《东邪西毒》篇幅不长,讲述爱而不得的儿女情长却很长。
王家卫式江湖的《东邪西毒》之于儿童童话,有何异同呢?
儿童童话,富于幻想,情节离奇,《东邪西毒》里近乎病态的爱,爱得痴迷间幻影交叠,仿似“跟一切纭纭众生的男女之情绝对不同”;
儿童童话,多采用夸张、对比等表现手法,使作品形象更生动,《东邪西毒》里爱得夸张:欧阳锋理性现实、黄药师浪荡不羁、洪七爱得干脆;
儿童童话,大都是大团圆的结局,《东邪西毒》的开放性结局引人思考;
儿童童话,引人向往和追求美好,《东邪西毒》让人对爱情非常压抑绝望。
这是《东邪西毒》不完全等同于儿童童话的地方,成年人的童话充满了生活的喜怒哀乐贪嗔痴。

2人生自是有情痴
人作为群体动物,不可缺少感情寄托。亲情、友情、爱情是人的三种基本情感。
血缘关系组成的亲情,是人们天生的感情,让我们不能选择无法回避;友情是个性与个性擦出的火花,没有阶级的差异、没有地位的悬殊、没有利益对立的精神关系,人们对友情具有选择性,没有排他性;爱情是灵魂伴侣灵与肉的结合,喜怒哀乐与共,日常生活与精神境界互相依存,爱情具有选择性与排他性。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人生处处是情痴。
欧阳锋是大嫂的情痴,黄药师痴情于大嫂,黄药师将大嫂的情况传递给欧阳锋,又将欧阳锋的情况传递给大嫂,欧阳锋和黄药师好基友因为都对大嫂有痴情。
(音乐:追忆)
盲侠和黄药师的友情因为桃花对黄药师的痴情而破裂,盲侠曾经发誓再见到黄药师时要将他杀掉,但再碰到黄药师却没有动手,盲侠解释说因为他已经盲了,“看不见”黄药师,所以不杀他。如此看来,即使爱情冲淡了友情、友情也冲淡了爱情,痴情却不改。
大漠黄沙的夜晚,人头买卖的酒馆在昏暗灯光下展现出斑斓的光影效果,慕容嫣和欧阳锋在床上缠绵,分不清谁是谁的爱、哪个是哪个的情痴,幻影交叠之间,仿佛各自互为情痴爱人。如幻的配乐中,是否勾起观众曾经情痴的岁月?
(音乐:幻影交叠)
大嫂向黄药师倾诉对欧阳锋的痴痴期盼;欧阳锋去到盲侠的家乡才知道,盲侠一心盼望赶回家乡看桃花,不是植物的桃花,而是他老婆名字叫做桃花。黄药师一方面有负于桃花,一方面得不到大嫂,一方面不理会慕容嫣,黄药师将隐居东海岛取名桃花岛。
(音乐:痴痴期盼)
恨不知所终而纠结流离,此恨不关风与月。
“佛典有云,旗未动,风也未吹,是人心自己在动。”清风明月本无恨,情痴遗憾空自悲。

3情痴就是矫情
情痴啊情痴,你有的你不要,你要的得不到,能得到的你不敢要。得不到,忘不了,放不下,情痴纠结地作死,痴情空成蹉跎。
欧阳锋与大嫂互相爱慕,大嫂非要欧阳锋表白,哪怕只要简单的一句话,欧阳锋非常自满地以为大嫂非他不嫁。结果大嫂嫁给了欧阳锋的大哥,欧阳锋在即将要失去的时候才想起争取。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大嫂却坚持要在感情里做赢家因而拒绝欧阳锋,欧阳锋和大嫂的痴情恨恨而终。大嫂临死前才明白,在自己最美好的时候,最喜欢的人却不在身边。
(音乐:尘归尘土归土)
黄药师暗中倾慕大嫂,在”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想法下,心中藏着对大嫂爱情的阴影,将自己内心对大嫂的失落滋味隐藏在浪荡不羁中,引诱桃花和慕容嫣走入自己的世界后却转身离去。黄药师以自己遭受过的伤害导致了多人受到伤害,渣得感天动地。
慕容嫣有许多机会向黄药师直接说出自己是女儿身,却没有说,难道慕容嫣自我地认为将自己人格分裂可以感动天感动地感动所有人?其实仅仅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
有些情痴醉生梦死,有些情痴桀骜不驯,有些情痴怀疑人生,有些情痴自我惩罚,情痴往往在纠结于从前,无法超脱。
情痴的矫情体现在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那么不矫情的情痴结果怎样呢?
盲侠决定回去家乡和桃花厮守,对抗马贼前霸道地将孤女当成桃花猛亲一顿,被马贼刺中后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看到了桃花,水面反射的光影落在桃花脸庞上闪动,那是多么美丽啊,可惜盲侠无法完成爱情的救赎了。
(音乐:纠缠难解)
洪七不矫情,无畏地带着老婆闯荡江湖,毫无疑问洪七的爱情结果是最美好的。
让我也矫情一番,王尔德(还是萧伯纳,还是其他人)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心爱的东西。那么看来世界是无穷无尽的悲剧。

4时间是一切爱恨的灵丹妙药
情痴沉沦在痴情中,看不清迷惘所在,不知如何解脱痛苦。
局外人看到痴男怨女的矫情做作,锤胸顿足间有无代入感将自己化作局中人?
其实我们都是痴男怨女的一员,爱恨缠绵充满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红尘局中人,没有上帝视角,若爱恨从头再来,还是只能按原来的轨迹,把爱恨重演一次。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爱恨没有最优解,怎样才能解脱爱恨呢?唯有时间。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以前觉得很重要的东西,随时间流逝,觉得无所谓了。因为世界在不断地变化,许多人迟早会离开自己,许多事也会消逝。
那坛叫做“醉生梦死”的酒,其实就是时间,黄药师喝下后,忘记了许多东西,欧阳锋喝下后,决定返回白驼山。
烦恼在于记性太好,其实就是放不低,时间的洪流下,放低才能解脱。
以前看见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现在却不想知道了。
《东邪西毒》的片头曲《天地孤影任我行》,一开始紧密的鼓声在入局,低沉的乐音渲染着布局,躁动不安到了极点之际,划破长空的另一乐音如同千万道光冲破密云迸发出来,终于破局了。雄浑的乐风中带着苍凉,豪迈中带着悲壮,音乐在一声长叹中结束,成局如此。这就是生活中的起承转合,贪嗔喜恶怒、悲欢哀怨妒,在时间中都变成灰烬。
(音乐:天地孤影任我行)
《大话西游》也应用了《天地孤影任我行》,至尊宝舍弃红颜走入空门,紫霞仙子死前对至尊宝变成的猴子说: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异曲同工的爱。
《东邪西毒》的英文片名是《ashes of time》,一开始我将ashes误解为a_she_s,就是“一个她+复数”,将ashes of time误解为“时光中的她化为无数的缠绕自己的形象”,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时间的灰烬”。
同样地,我曾将《she is my sin》的sin误解为数学中的正弦。骤然想,如果将人生比作一个直角三角形,爱和恨对应就是直角三角形的对边和邻边,时间就是直角三角形的斜边。对边和邻边都小于斜边,所以爱和恨都小于时间;对边和邻边同时存在,都不可能为0,所以爱与恨并存,有爱也有恨,有恨也有爱,没有100%的爱,也没有100%的恨;对边和邻边互相对比得到的正切和余切都可以无限大,所以可以无限的爱,也可以无限的恨;对边、邻边对比斜边得到的正弦、余弦交织相加得到什么呢?正弦的平方+余弦的平方=1,所以所有的爱恨交织就等同于时间,时间将爱恨都化解了。
《东邪西毒》太压抑了,让我们听一下燃一点的音乐:Nightwish的《she is my sin》
(音乐:she is my sin)

欧阳锋兜售人头买卖时候说:“你应该有些事是不想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无法快意恩仇的我们,就让不想见的人、不愿提的事,随时间变成灰烬。
(音乐:世事苍茫成云烟)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