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上门女婿的房事

作者 wf

老赵最引以为豪的,不是他在中山市的四套房子,而是在他55岁的时候,有小三愿意对他投怀送抱。
这一切是老赵以前不敢想象的,想起从前的苦日子啊,老赵一把心酸一把泪。

1
老赵1999年来到中山市,是为生计所迫。
他原来在粤北的一个小县城,是一个客车司机,他当时的收入基本保证生活富足。不料,他老婆于1997年患上了红斑痕疮肾病综合症,他带他老婆跑了大半个中国到处求医,家里的积蓄基本花得差不多了,他老婆的病并没有好转,不仅不能工作,还要长期吃药。老赵被迫到珠三角找工作,他辗转几个单位,终于在中山市的一家国有运输企业长期工作下来。
由于客车司机多劳多得的性质,老赵上班非常勤奋完全不计较劳累,每天上班十二三个小时,每月最多只休息一两天甚至没有休息,老赵每月可以拿到不低的工资,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勉强维持老婆的医药费和3个子女的学习费。
2004年,老赵的同事老马买房了,老马劝老赵也买房,当时的房价不到2000元/方,首期2万元,老赵想想家里的长期病号的妻子和还在读书的3个子女,老赵只想着努力上班赚钱,买房要花大钱,老赵摇头了。
老赵辛勤地工作着,他大女儿中专毕业后,老赵安排她进入他公司上班。同时,老赵也把他老婆接上中山,在租房处找了些手工活在家里弄,小小帮补家用。
老赵长期保持高强度的工作,老赵的身体有些熬不住了,老赵常常觉得腰酸背痛,视力也变差了。一天晚上,老赵驾驶着客车不慎撞到一辆电动车导致对方受伤,老赵负全责,老赵公司赔偿了十几万。
老赵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老赵到处找领导求情,公司体谅老赵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而且是第一次发生交通事故,对老赵扣款3000元,在评估过老赵的身体状况后,将老赵调离驾驶员岗位,调到一个偏远地方的后勤岗位,工作强度不高,收入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的老赵是最憔悴的,收入低家庭负担重,老赵不敢花钱,连理发也是自己搞定,他理发的手艺不好,把自己的头发搞得乱七八糟,为了省钱他不在乎别人说他的头发难看。他上班的地方到他租房的地方辗转坐车要3个小时,但他不敢搬家到上班近一点的地方,一方面他找不到更便宜房租的地方,另一方面他也担心搬家后找不到手工让他老婆在家里做帮补家计。
生计所迫,老赵常常偷偷地瞒着公司在外面的厂和学校兼职开车以帮补生活。

2
老赵心里最自卑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其实他是一个上门女婿。
老赵出生于60年代初期的农村,他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跟着他母亲长大,家里很穷。当他还是小赵时,读完小学就参加劳动了。
小赵十七八岁的时候,邻居娶老婆的婚礼上,新娘子很漂亮,从没碰过女人的小赵心里对女人有了想法,但他贫穷的家让他不敢多想。
不想却有媒人上门找他,说县城车站的一个领导看上他了。原来他在帮人搬货时,领导看他身体结实干活努力,领导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领导想招他上门做大女儿的上门女婿。
小赵跟母亲商量了一下,因为没有其他的出路,难得被城里人看上了,上门女婿也没关系吧。
小赵成为上门女婿后,他岳父安排他在车站工作,他慢慢地成为客车司机,在80年代这是一个光荣的职业。

3
老赵对他老婆的感情是复杂的。
老赵婚前未接触过女人,当他看到年轻对象的照片时,被2条对象的马尾深深地吸引住了。在外家的帮助下,老赵优越的职业让老赵一度觉得很幸福。
后来老赵才知道他老婆一直体弱多病,老赵也不嫌弃。1997年他老婆被诊断为红斑痕疮肾病综合症后,老赵默默扶持着他老婆,哪怕他的三个子女都是随母姓。
老赵老婆现在不能上班,每个月还要不停地吃药,这个拖油瓶曾经将自己从农村小伙带出县城成为光荣的工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老赵难以割舍。

4
老赵的女子都出来中山参加工作了,老赵的家庭压力有所减轻,看到房价猛涨,2013年老赵赶紧掏出全部身家按揭了一套两房两厅,40方20多万,老赵想起2004年老马劝说自己买房,当时买房的话,20万可以买100多方,现在却只能买40方,老赵后悔不已。
于是老赵一家7口人住在40方的两房两厅里:老赵和老婆还有小女儿住主人房的上下床,母亲和外孙还有大女儿夫妇住另一间房的上下床,儿子住阳台;饭桌是折叠式的,平时都是是叠起来节省空间,吃饭时才打开;房间和厨房的半空都都安装隔板以便放杂物。

5
老赵的子女让老赵非常操心。
老赵的大女儿很早结婚了,大女婿却是游手好闲的人,大女儿和外孙常常要他照顾。
二儿子2016年通过信用卡和网络贷款欠了十几万账务后消失了大半年,老赵接到追债电话时差点脑溢血,东拼西凑又通过贷款又通过信用卡取现才帮他儿子还清。但这些债务让老赵每月要还款2万多元直至2018年12月前。
老赵的小女儿是一个售楼小姐,自力更生之余可以帮补家用,并告诉老赵,许多人通过房产发达。

6
为了解决家人的住房问题,老赵在2015年买了2套一房一厅,一套给大女儿家庭住,另一套打算给二儿子住。
由于大女婿和二儿子都不靠谱,老赵固执地坚持房产只登记他自己的名字,给大女儿住的房子让大女儿还按揭,另一套要求二儿子每月交1000元。
2017年末时,老赵手头紧张,将卖掉了二儿子的那套房子,赚了十多万,这让老赵非常来劲,原来转手一下比自辛苦干几年要好得多。
老赵虽然有炒房的想法,但评估过自己的情况后,觉得买房主要还是解决家人的居住。老赵想现在的两房两厅置换三房两厅的话不如在同小区再买一套小面积的以便自己和子女同小区分开住。于是他在小区里物色,竟然让他找到了两套两房两厅的,老赵毫不犹豫地把两套都买下来。老赵仍然固执地打算房产只登记自己的名字,但考虑到自己能贷款的年限不长,于是新买的2套房产中一套登记自己的名字,另一套登记小女儿的名字。
现在老赵和儿子和女儿在同一小区内各住一套,每月要还款26000多,其中房贷6000多。老赵要求儿子每月必须至少给他3500元用于还贷款,否则就将给二儿子住的那套房卖掉,自己可以赚十多万,老赵二儿子不敢不从。
有了这几套房子,老赵家的安居解决了,大女婿对家庭也负责了,二儿女对父母很好,一家人乐也融融。
老赵想:没有什么事是一套房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套房子。

7
小兰是老赵的老熟人,老赵常常去小兰的彩票站买彩票,小兰的女儿和老赵的外孙同一个学校,两人常常互相帮忙接送小孩。小兰是一个离异带着一个女儿的女人,一次不知是因为寂寞还是何故对老赵说,你给我买两年社保凑够十五年,再给我买一份十年期的商业保险,我就陪你一辈子。
老赵比小兰大差不多20岁,老赵懒得费心机思考小兰为何要对他说包养的话,大概是因为老赵的几套房子吧。

8
老赵想起2013年老姚买了房子登记在婚外情人的名下,后来分手后房子也要不回来了。想起老马2004年买楼梯房,现在想买电梯房改善生活却买不起,老马现在一定很羡慕老赵的几套电梯房。
老赵现在的还贷压力非常大,但想起4套房子,相比房子,贷款真的不算啥。房子就是生活信心的来源啊,要把房子牢牢地捏在自己手里。

9
老赵大半辈子都是穷困的,房子让老赵翻了身,想起政府提出的2020年脱贫攻坚战计划,老赵幸福地想:我比政府计划提前脱贫了。
满足的老赵甚至幻想着,有4套房子,或许可以幻想一下会不会和小兰发生些房事呢?
老赵想得太多了,上班时一不小心扭伤了腰,医生诊断是急性腰扭伤,老赵住院了差不多十天,花了差不多10000元。这对房贷巨大压力的老赵是雪上加霜啊,不过,老赵不用太担心,这次扭伤腰属于工伤,不花自己的钱。

————END ————

欢迎关注“不是微风”公众号:

欢迎加我微信交流: